最新 热点 图文

里斯本再遇暴雨,回望大航海黄金时代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8-01-31 05:22)
文章正文

【纵横西葡16】
晚上回到卡斯凯什的公寓别墅,小老板召集了几个小伙伴一起看足球。年轻人摆了满满一桌子吃的,桌中间竟然是一盆炒田螺!小老板招呼我们一起吃,问中国有炒田螺吗?哈哈,我要是告诉他中国不但有炒田螺,还有小龙虾,炒田鸡,油炸蝎子小麻雀,不知他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。坐下来吃了几口菜喝了杯酒就告辞了。房间隔音效果不错,否则那一晚上要被他们吵死了,呵呵。

图文Arthur

第二天一大早退了房,小老板肯定还在睡觉,我们把钥匙给了打扫卫生的女孩儿,便又开车到卡斯凯什的沙滩上看了看,因为阴天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就此告别这里,驶上了去里斯本的路。昨天里斯本的大暴雨仍令我们心有余悸,抬头看看阴沉的天,心里有种隐隐的的不安,说不清道不明。在西班牙的时候天天阳光灿烂,到了葡萄牙怎么就变了天呢?

图文Arthur

从卡斯凯什到里斯本不过是30公里的距离,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特茹河(Rio Tejo)边,顺着车流缓缓驶过了阿尔坎塔拉码头,仿造的金门大桥以假乱真,以前在美国的日子又浮现在眼前,旅行的路上总会让你想起许多往事。贝伦塔和航海雕塑一一从眼前闪过,我们没有停车继续向着老城驶去,不知为什么总有些心慌慌的,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。

图文Arthur

车子驶进老城的商业广场,壮观的门楼上大理石雕塑栩栩如生,里面就是最繁华的大街了。前面开始堵车,我们跟着车流边走边寻找停车场,正好广场后面有一处,一个黑人妇女管理员走上来,告诉我们5欧元半天,时间足够了。

图文Arthur

葡萄牙是曾经强大的航海帝国,辉煌的大航海时代又被称为黄金时代,首都里斯本曾经完毁于当年大地震,1755年重建后变成了现在的模样。葡萄牙人说“没看过里斯本等于没见过美景”,可见里斯本在葡萄牙人心中的地位何等重要。
里斯本倚临大西洋,坐靠特茹河,是世界上最壮丽的自然港口之一,大航海家在此扬帆起航。这里地形起伏曲折,街市大多建在山丘之上,有着“七丘之城”的别名。我们计划先爬到山丘上的圣若热城堡饱览里斯本秀色,再下到老城走街串巷。

图文Arthur

路过一家卖装饰砖的小店,古朴的造型和典雅的色泽,真是好看。

图文Arthur

山路上有很多这种拉客的嘟嘟车,太萌。

图文Arthur

沿着陡峭的斜坡慢慢走着,上下行走着电车和缆车,糖果色的房屋和花花绿绿的小杂货店都给人一种老式怀旧的味道。当我们站在城堡山上时,太阳竟神奇的从云层里挣脱了出来,山下的里斯本一下子变得光彩夺目,特茹河水金光闪闪!在我们注视的目光里,里斯本骄傲地展现着她的宫殿教堂和老街,仿若又回到了当年黄金时代的辉煌。

图文Arthur

特茹河上的金门大桥,红顶白墙的里斯本老城尽显黄金时代的风采。

图文Arthur

圣若热城堡Castelo de S?o Jorge是里斯本的标志性建筑,在迷宫似的围墙上能看到整个城市,据说是看里斯本日落的极佳地点。早在公元前6世纪这里就有人类居住的痕迹,腓尼基人,希腊人,迦太基人等多个民族都在这里留下了脚印。城堡历史悠久,由凯尔特人建于5世纪,后来摩尔人及基督徒又在原有基础上加固,后期还一度被改造为皇宫。占地6000平方米,曾经是重要的战略制高点,被各个时代统治者先后占领。

图文Arthur

圣若热城堡里竟然养着不少花孔雀,为这里增添不少情趣。走在路上会看到草地上或者屋檐上的花孔雀,引得游人惊呼拍照,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了。

图文Arthur

站在城堡上看里斯本老城真是好看。这是老城中的大教堂。

图文Arthur

站在城堡的塔楼上向下张望

图文Arthur

遥望特茹河

图文Arthur

从圣若热城堡走下山,有一段满是涂鸦的小街,一个年迈的老人正吃力的往上走着,而涂鸦墙上红衣女郎惊鸿一瞥,好似正在看着步履蹒跚爬台阶的老人,有一种隔空对望的错觉,有如回望里斯本黄金时代的芳华,如今已物是人非美人迟暮。
有了这些涂鸦,使上下坡路也就不那么无趣。

图文Arthur

老城卖艺的年轻人,曼妙的歌声吸引了路人的目光。

图文Arthur

从山上七扭八拐的下来就到了罗西乌广场(Rossio Square),正式名称为佩德罗四世广场,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一个著名广场,位于庞巴尔下城,广场曾是举行人民起义和庆祝活动,斗牛及处决犯人的地点。现在罗西乌广场是里斯本人和游客喜爱的聚会地点。

周边的咖啡馆和商铺可追溯到18世纪,如尼古拉咖啡馆。下面石子铺就的地面好似波涛荡漾的水面,这也是里斯本人对大航海时代的一种追忆吧?

图文Arthur

漂亮的喷泉,里斯本的记忆

图文Arthur

朝着特茹河方向是一条步行商业街,中间黄色阳伞下是一排排餐座。走了半天也累了,坐下来点了甜点和咖啡,葡式蛋挞是一定要尝尝的,虽然坐下来吃要比在店堂站着吃或者take away价格要贵一倍,但边看风景边吃蛋挞也是醉了!
刚刚喝了一口咖啡,暴雨再次袭击了里斯本!那雨和我们昨天遇到的暴雨可以相提并论,只见四周游人奔逃,雨水从我们头顶上的阳伞狂泻而下。我们没有丝毫的慌张,慢慢的啜一口咖啡,品一口蛋挞,从容淡定。此时心里竟有一种窃喜,希望暴雨来的更猛烈些,又不由心生罪恶感。突然发现暴雨中走着一个人,雨水顺着脸颊哗哗留下来,把他淋个透湿。而他竟然不慌不忙的向躲在屋檐下的人们伸手乞讨。竟是刚才在路上遇到的只有一条腿的乞丐!

图文Arthur

暴雨很快就停了,我们也吃好喝好,结了帐,在步行街上继续悠然的漫步。这里的下水设施应该不错,刚刚的暴雨并没有在路面上形成积水,湿湿的地面就好像是被露水打湿过一样。

图文Arthur

匆匆结束了短短半天的里斯本游览,继续开往今天的目的地,282公里远的梅里达。昨天和今天里斯本遇到两场大雨,一次在车上紧张的要命,二次是喝着咖啡悠闲从容,不知里斯本是不是不欢迎我们。
车子驶出里斯本天气好了起来。就在我们闲聊的当口,“啪”的一声响使我惊呼出声!好在Tony没有慌乱,把住方向盘。定睛一看, My god!竟然是一只麻雀撞在了挡风玻璃上,当场魂归西天!顿了一下,我突然大声说:“是它!怪不得我早晨起来就一直有种心慌的感觉,总觉得有事要发生,想不到竟是这只麻雀要死在我们面前!现在好了,都过去了。”
Tony将信将疑的看了我一眼,待我们把目光移回到车窗,就在麻雀撞击出的那滩污渍旁,在雨刷器的下面居然夹着一个纸条,难道是罚款单?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